蔡丁貴教授在立法院前靜坐絕食抗議, 於10月31日"手牽手, 護民權, 光照立法院"的活動後暫時告一段落了.


這個絕食靜坐抗議的活動從1025當天即開始.

原始的初衷是因為蔡教授不甘"每次辦個大型活動,大家很辛苦地上街走一走,流汗,嘉年華會結束,什麼結果都沒有". (摘自lyfelf網誌: [菅芒花學運]請大家加入串聯聲援正在立法院門口絕食抗議的台教會蔡丁貴教授)

知道這個活動後, 我曾在當天晚上與台灣派部落客及綠正妹的一些朋友一同前往聲援.(~, 再說我沒去就翻臉喔)


隔天中午, 也再度到立法院前.

正在和玉山團Jessie討論情勢的時候, 恰巧碰到剛從金門回來的Satura.

眼尖的蔡教授, 看到Satura, 像是想起什麼似的, 便寫下了這張紙條:

Satura接過紙條, 卻望著我(好啦好啦, 大叔知道了啦XD)......

於是, 為了不辱"台灣派部落客"的名號, 在徵得教授同意後, 我們隨即由Satura將之拍成影像檔,藉正在網路直拍的Jessie的Eee PC, 發E-mail給Billypan.

於是正在弄網路串連的Billypan的文章:"【菅芒花學運】請大家加入串聯聲援正在立法院門口絕食抗議的台教會蔡丁貴教授"裡, 便同步有了這張珍貴的紙本照.

 

然後到了1031的前夕, 為著顧念蔡教授的身體, 覺得非得再去看看不可. 於是我又去了立法院.

那時阿貴教授已經絕食124小時了......

(註: 關於此次公投法補正的議題探討, 呢喃自語的研究生他的文章裡有很好的簡介.)


然後, 便是1031的活動.

蔡教授在發表談話後, 被以救護車送往台大.


嘉年華會式的遊行是不夠的

不管今後在立法院前的靜坐活動如何持續, 也不論今後這些訴求是否成功, 我個人覺得蔡丁貴教授的個人抗爭, 不管怎麼說都可說是壯舉.

至少, 在國民黨及藍媒還在利用阿扁大肆分化民進黨, 醜化1025大遊行的時候, 蔡教授已經用行動來戳破他們的煙幕彈.

不只如此, 在台灣派諸位好友還在Plurk上熱烈討論遊行是否該辦得如嘉年華會一般的時候, 蔡教授已經以身作則地告訴我們答案.

 

為什麼我這樣說?

誠如大家對民進黨主辦的1025大遊行產生嘉年華會的印象一般, 有些參與活動的人, 對台灣反對運動憂心忡忡.

常見的擔憂, 莫過於質疑嘉年華會式的抗議活動究竟有沒有用......當然沒有用!

嘉年華會這個名詞取得好啊 ~~ 浩浩蕩蕩的五路會師, 除了展示阿扁還有許多群眾外, 不過展示了九劉政府有多無能, 卻沒有其他的意義.

因為1025是場主題過多卻沒有訴求的遊行.

沒有訴求, 就更甭談策略了!


蔡教授的個人抗議行動, 恰恰與民進黨的情形形成一個強烈的對比, 是個訴求清楚的行動.

 

然而, 光是訴求清楚就夠了嗎?

非也.


在蔡教授這為期140多個小時的行動中, 民進黨雖然有立委關切陪坐, 民間雖也有許多名人名嘴聲援, 甚至絕食抗議本身已經可謂為非暴力抗爭中相當激烈的手段, 然而主流媒體還是悍然封殺報導.

何以至之?

因為藍媒認為毋須關切, 吃定你人少勢孤, 企圖冷處理. 這也許不見得是唯一原因, 卻不可否認是重要因素之一.

是的. 人.單.勢.孤......就是這麼回事!


召喚學運 -- 蔡教授的悲願乎?

那麼, 難道蔡丁貴教授不明瞭這一點嗎?

任何運動份子都會曉得的事情, 我雖然沒有與蔡教授談過, 難道蔡教授會不曉得?

甚至我認為, 就是曉得這一點, 所以教授才會意味深長地寫下那張手紙, 以野百合學運作象徵, 來召喚[菅芒花學運].

然而, 學生讓教授失望了......

這能怪學生嗎? 不能.


台灣自野百合學運後, 多久沒有學生運動了?

答案是18年! 整整18年!


當年的野百合學運, 豈是因為國民大會濫權自肥, 有三個學生擦槍走火地跑去中正廟靜坐後, 就如野火燎原, 一星期內自發產生5~6,000人的學生群眾, 群聚中正廟?

當然不是! 當然不是這種神話!!

野百合學運之前, 至少有五到十年的時間, 反對派的學生在校園中努力地鍛鍊, 發展與集結.

這裏所謂的鍛鍊, 包括零星的, 個人的(主要在言論自由上的)抗爭, 被鎮壓記過, 然後再抗爭, 再被鎮壓記過的代價累累的過程.

集體形式的, 也包括刊物被停辦, 社團被解散, 於是轉為地下刊物, 轉為地下社團, 然後繼續抗爭的刻骨銘心過程.

除了讀書會, 辦刊物, 搞社團, 我們也曾經以學生自治組織為目標, 打選戰, 實施政見及承諾, 創辦/成立學生自治組織, 然後繼續與不合理的黨國體制教育當局鬥爭.

除此外, 學生更參與社會運動, 不管是農運, 工運, 婦女運動; 下鄉, 宣傳, 作義工, 與社會運動攜手, 在現場支援, 在街頭抗爭.

學生不但因此受到洗禮, 並且把經驗帶回象牙塔, 作為批判現行教育意識型態的彈藥. 這是所謂發展的另一個過程.

而我們的集結, 從生活營的雛形, 到先鋒組織(如當時的民主學生聯盟或自由之愛)的形成, 然後到許多議題的結盟, 無不是集結的方式.

(這裡簡單的例證, 可以北醫學運發展為例, 見Billypan的網誌: "野百合。18年")

......

這樣子搞了5~10年, 才有所謂的野百合學運!

沒有那之前的5~10年, 當初那三個自發靜坐學生的星星之火, 絕不可能掀起勢如燎原的風雲!!

所以我說召喚學運, 是蔡教授的想望, 卻也是悲願......因為, 這些運動(不只包括學生運動, 也包括社會運動), 隨著八年前民進黨取得政權, 接管國家, 也接管了社會運動後, 就業已煙消雲散.

甚至我們也許可以進一步地說:

沒有紮根於社會運動中的政治運動, 因為脫離人民生存的基本矛盾, 就會變得面目模糊, 如同沒有根的浮萍, 隨波逐流.

 

重建台灣的反對運動

我無意在此放大學運的經驗, 我也無意在此譴責現在的學生們.

我舉出野百合學運作為例證, 旨在說明, 如果要經營並發展能長期抗戰的反對運動(此必然是與人民的覺醒互為因果), 除了議題及策略以外, 組織是不可或缺的.

 

對我們這些反對運動者而言, 蔡丁貴教授的公投法補正的運動, 實在有太多值得我們省思.

比較蔡教授前後的訴求及感謝對象的差異, 細心的讀者不難發現, 教授很清楚的知道, 現階段他能期待的, 說是學生, 毋寧是所謂的"網路先鋒軍".

網路的力量, 隨著互動性強大的Web 2.0的到來, 具有突破媒體封鎖, 以及迅速動員的特性.

這股力量, 想必教授看得很清楚, 是1031群眾的來源.

 

然而, 一旦集結, 如果沒有組織的力量領導於上, 就會有變成烏合之眾, 被分化, 被滲透, 甚至被擊破的危險.

因而這樣的群眾, 距離成為可以打長期抗戰的正規軍(如政黨), 還差得十分之遠.

甚至, 如果動員無法預期, 連策略能否合理規劃都成問題.

 

在西方其他的國家裡, 利用網路無遠弗屆的力量, 來扳倒傳統政治組織的政治工作者也都注意到這個問題.

在裡又不得不提到綠正妹Lyfelf寫了一篇眼光獨到的網誌: 民進黨該參考的歐巴馬網路戰術.

文中念茲在茲的就是以下這句話:

"從一開始我們就打算將網路上的勢力拓展到實體世界。"

"讓寫部落格和捐錢的匿名網路大眾,變成有行動力的政治活躍份子。"

網路使用先進的台灣(這裡又得提到好友Billypan的分析: 不必懷疑,部落格就是王道!), 在傳統媒體還緊抱著執政者的大腿, 在反對派的先鋒部隊已經要開打卻不見後援的時候, 是該好好沈思上面的話.

 

不錯, 組織工作通常急不來, 也很難產生速效.

然而, 一旦需要長期抗戰, 唯有有組織的部隊能進退有節地撐到最後.

 

台灣派的同志們啊, 讓我們運用Web 2.0來與現實交互指涉, 來重建台灣的反對運動, 來達成古所未有的大事業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sm 的頭像
melsm

Melsm's Premiere Blog

mel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