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8日]

大雨滂沱的午後, 我再度來到學運在自由廣場的現場.

原本擔心因為大雨的關係, 馬上台後的第一場學生運動會因此煙消雲散.

還好是我多慮了.

雖然人馬顯得雜沓, 學生搭起擋雨的帳棚, 穿起雨衣後, 仍默默堅持著抗議的行動.

每次來幾乎像是懇親大會, 只不過這次不是台灣派的, 而是學運世代的.

除了李明聰仍然很熱忱地跑來與我及我約的東洪Bala(陳尚志)握手外, 遠遠也望見向來不是很熟的范雲.

當然熱血的生於Che死的那年, poeisis, 以及好友陳俊光也都依然還在現場幫忙.

然後就是當場認親的LongtonDiver(以下簡稱Vincent). 我們其實早在18年前有數面之雅, 然而現在才發現彼此都是潛水愛好者XD......

Vincent抱怨起這次來聲援學運, 卻被學生嗆了三次的經過.

第一次是從遊行場合到行政院前, 結果頭上綁的"TAIWAN IS MY COUNTRY"黃絲帶被學生要求拿下.

第二次是眼見林佳龍被請出場外. (林佳龍在野百合學運時, 還是台大的研究生, 曾給台大學生社團建言)

第三次是因為抽菸而被學生請出場外.

Vincent說, 這些學生比起當年拉起糾察線的我們, 更有潔癖啊......


就在這個時候, 學生為了幫李明聰澄清因為被警察打導致腹痛曾一度回去休息卻被批為"丟下學生不管"的流言, 開始邀在場的教授們上台演講.

我跟東洪, bala, Vincent擠在人堆中, 看不到演講人卻聽得到聲音地有一搭沒一搭聽著......

嗯, 某大學的管姓女教授給大家講解, 沈默也是一種抗議. 她堅持: 不服從--為了維護人權.

然後我的朋友東洪也上台演講, 感性地以他當年野百合的經驗來鼓舞學生.

之後, 出現了一位女演講者, 批判馬利用媒體醜化嗆馬圍陳的行動, 並稱讚學生讓國際媒體能夠平衡報導, 稱讚學生為台灣人的驕傲. (這該是深綠支持者對學生最大的感動吧?)

接著又是一位中國醫藥學院的醫學管理教授, 上台除了批判國家暴力外, 也提到了公投法的問題.(這是台教會蔡丁貴教授在立院前靜坐的主題啊......)

等這位醫學管理教授講完, 學生代表迫不及待地上台發言了.

學生代表積極地澄清公投法並不是學生的訴求, 強調學生的訴求是兩個道歉, 兩個下台, 以及修改惡法.

澄清完並帶大家三呼口號.

潔癖?

我迅速想起了Vincent剛才說的話. 這也是許多支持的民眾對學生的小小微詞.

而最讓我尷尬的是, 雖然我曾參與18年前的野百合學運, 如果不是因為在醫療組幫忙的陳俊光, 也許我還會被擋在糾察線外呢.

然而, 糾察線豈不也是當年野百合留下的"傳統"?

當年, 我們拉起糾察線, 區隔了學生與一般民眾. 這個目的僅在於避免有心人士滲透的舉動, 被解釋為有意與當時在對面舉辦群眾大會的民進黨區隔.

然而現在學生的潔癖還不僅止於此? 他們還小心翼翼地保護他們的訴求不被扭曲, 儘管妳/你是支持者, 或是聲援的教授.

難道這不是故步自封嗎?......

 

然而, 雖然曾認為學生只要求修改集會遊行法的訴求過於低調, 過於保守而無法連結社會的矛盾及其餘反對的力量的我, 卻能深刻體會學生的心情.

 

學生, 雖然沒有政治利益的羈絆, 不容易被污名化, 然而官方還要說他們是違法的, 有意抹黑的人士還是會說學生是被利用的.

不只如此, 統治當局還會藉由學校的教官(媽的, 過了這麼多年, 教官還沒退出校園XD!), 師長, 以記過來威脅, 以人情來勸說.

甚至他們會透過家長, 期望以軟硬兼施的方式來勸阻.

我能體會: 在在野黨主席都能被抹黑成"暴力小英"的肅殺氣氛下, 學生們勇敢的堅持有多麼可貴.

我能感同身受: 當平時被人呵護備至的學生, 面對國家暴力機器警察時有多麼驚恐.

我也知道, 當大雨傾盆而下, 寒風瑟瑟吹過, 支持他們的, 不是圍觀的群眾, 甚至也不見得是陪伴他們的師長, 而是......心中的那股理想的力量, 以及對自己負責的心態.


這樣, 雖然他們的理念是素樸的, 口號是單純的, 技巧是生澀的, 甚至連意志都不見得夠堅定......我還是無條件地支持他們這種或許稚嫩, 或許政治不夠成熟, 但對學運而言卻是絕對正確且正面的 --

 


潔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sm 的頭像
melsm

Melsm's Premiere Blog

mel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