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 好友告訴我, 一位影響他最深的朋友, 日前因胃癌轉移而過世.

好友是影像工作者.

他剪接他的紀念影片一個星期, 情緒幾近崩潰.

喝個酩酊大醉後, 他打電話給我, 說:

"我們這一輩子, 靠的只有朋友而已啊...... 其他的, 都是屁."


他又說, 在當年與我一同看完"四海兄弟"那部電影時, 有了這樣的感受.

 

我對"四海兄弟"的印象並不深.

依稀記得彷彿是四個同班同學長大後回去修理當年戀童, 姦童又虐童的不肖老師的故事.


然而好友這一段肺腑之言, 讓我想起了"越戰獵鹿人".

當年, 我另一個生死之交, 是以"越戰獵鹿人"來為友情下註腳的.

 

拜Web2.0之賜, 我在youtube上搜尋到一些"越戰獵鹿人"的片段.

這些片段, 勾起我那或許是五年級才有的, 對於朋友是兩肋插刀, 水裏來, 火裏去, 義之所在, 萬死不辭的兄弟情義.


以下便是這些片段.

(對於"越戰獵鹿人"一片不熟的讀者, 可以參考碧綠的藍光部落格的這篇介紹)


1. 赴越戰戰場前酒吧嬉鬧場景. 那首"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一直是我的最愛.


2. 經典片段: 越共逼迫戰俘(我們的主角們)玩俄羅斯輪盤. 所謂的"Mow Mow Scene".

 

3. 也是經典片段.

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飾演的麥可, 回西貢找他的摯友, 克里斯多夫華肯飾演的Nicky.

Nicky已淪為靠俄羅斯賭盤賺錢的行屍走肉.

然而一向不敗的他(敗了早就掛了), 卻在與麥可對賭的這一次一槍斃命.

克里斯多夫華肯那頹廢的神情, 真是一語道盡戰爭對人心的摧殘.


4. 最後, 當然是催淚的cavatina結尾曲(?). 我挑了個回顧劇中劇照的版本.


平心而論, 做為美國越戰傷痕文學的代表作, 當然不是只有談友情這麼單一面向的東西.

即使有, 內容也複雜得多, 不是只有我前面所說的義薄雲天這個單純的價值觀而已.

麥可回西貢去救尼克, 動機是友誼? 是補償? 是贖罪? 是自我救贖? 裡面的理由錯綜複雜, 非一言可以蔽之.


而電影終究是電影啊!

真的為朋友兩肋插刀, 會把自己的命運和朋友的命運交給俄羅斯輪盤嗎? 這是我深深懷疑的.

以俄羅斯輪盤扣緊觀眾的心弦, 讓悲劇發生來宣洩觀眾的情緒......

這無寧還是好萊塢依循古典悲劇的原則來的編劇.


然而觀影的經驗卻可以是很個人的, 很不理性卻又很真實的.


從年少輕狂時看"越戰獵鹿人", 雖說看完與朋友們(我看了不下三四遍吧......)老是對劇中人物的個性, 他們的命運爭論再三, 總是企圖去拆解導演所鋪陳的元素, 找出電影豐富的意義.

然而, 經過這麼個時光歲月, 真正銘刻於心的, 也還是那著墨友情的一些片段.


也許, 這說明了為什麼老朋友總是最忠貞的?

不, 不.

也許只說明了, 在我們這群五年級的老骨頭心裡, 對朋友的義, 是一切關係的起點和終點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elsm 的頭像
melsm

Melsm's Premiere Blog

mel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